如何用手机方便访问本站

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(17)


 2012/5/21    下载DOC文档    

圆寂复魂师地狱游记(17)

 

又有四个瑜伽士同样度走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加拿•杰布、加•丹巴、日措巴和不达班扎。”

 

还有四个瑜伽士仍然度走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新吉巴、竹帝巴、交龙巴、楚称沃色等人。”

 

又来了四个瑜伽士同样度走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夏玛瓦、仁钦绒波、江华加措和白玛坚赞。”

 

后面来了两个瑜伽士,左右各有一位配饰庄严的女子跟随,两个女子身边有无数的女子围绕着,他们度走了上亿的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瑜伽士噶陀•祥秋坚赞和坝登巴。”

 

随后两个瑜伽士也度走了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瑜伽士玛尼仁钦和坚赞森格。”

 

四个瑜伽士度走上亿众生,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布晓•耶喜坚赞、南卡瓦、香三巴和晓喇•耶喜本巴。”

 

两个瑜伽士度走上千众生,观世音菩萨说:“他们是阿夏居巴和东果宛波。”

 

一个瑜伽士度走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是噶陀的索南本巴。另一个瑜伽士度走上千众生,观世音菩萨说:”是大堪布祥秋喇嘛。”

绿度母和白度母簇拥着一位瑜伽士,他们度走上亿众生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那是法阎王那楞扎巴。”

 

我还看见到许许多多的导师引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走向解脱,这里不一一记述。

 

一个喇嘛后颈上压着一块烧铁磐石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在世间,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法阎王,位居大禅师和大智者之首,所以受到这样的果报。” 路边,许多人在采花,有人把鲜花撒向天空中,有人在悬挂花环。我问其中一位红色身相的空行母:“为何采花、撒花和挂花,拿这些花做什么?”空行母说要把花献给阎罗法王。

 

我问:“阎罗法王离这里近吗?”

 

空行母说:“离这里只有一千由旬,比较近。阎王住的是四方四门的宫殿,有牌坊,有台阶,有宝幢和灵兽法轮。”

 

我匆匆赶路,途中遇见成千上万的空行母,清一色都是白色身相,她们手舞彩带,上千海螺在吹响,上千华盖在旋转,还有上千宝幢、上千垂帷、上千幡旗、上千鲜花、上千水供、上千食子、上千骏马、上千大象、上千水牛,另有上千铙钹、上千笛子、上千铃杵等一起奏响,还有上千手持铃杵的人,数不清的人,浩浩荡荡地走过。

 

我问其中一位白色空行母:“这些都是要献给谁啊?”

 

她说:“献给阎罗法王。”

 

我问:“阎罗法王离这里远吗?”

 

她回答:“阎罗法王离这里有五百由旬。”

 

我又疾步向前,看见许多狱卒押着一个人,这人身上捆着上千条铁链。观世音菩萨说:“此人在世间,诽谤六字真言无用,所以受此果报。他将被打入地狱。”

 

我继续赶路,到了阎王身边。在一台各种珍宝制成的宝座上,东有大象簇拥的宝座,南有骏马簇拥的宝座,西有孔雀簇拥的宝座,北有共命鸟簇拥的宝座,中间还有一台群狮簇拥的宝座,上面铺着日月莲花垫。阎罗法王坐在庄严的法座上环视着四方,上身披着红莲宝石装饰的缎衣,下身穿着崭新的虎皮裙,腰扎毒蛇腰带,身上发出耀眼的光芒,双目如囤积的血海,发出日月般的光芒。他手拿明镜,左右两边插着善恶鳞文板。跟他长的一摸一样的文武大臣、使者和狱卒围绕在他身边,多如银河的星星,如野外的青草。数不清的众生在接受阎王和狱卒们的善恶审判。离阎王一由旬开外的地方,有一座四方四门的宫殿,门前有牌坊、台阶、屋顶有宝幢和灵兽法轮。殿堂内安住着大悲佛主眷,周围有上百万长的和大悲佛一样的眷属围绕着他。

 

阎王前面有一个僧人在接受审查。阎王亚麻绕扎问他:“僧你在世间,有何善和恶?如何弃恶扬善?从实招来。”

 

那僧缄默不语,全身战战兢兢地不停发抖。狮头狱卒给他照了照镜子,善恶丝毫不淆,清楚明了地显示在镜面上。狮头狱卒禀告:“阎罗法王及文武大臣们,此僧给一位上师当管家,私底下拿了许多信财占为己有,没有呈交给上师。还和一个女人私通,残忍地杀掉了生下的婴儿。他不高兴上师对他的训斥,毒杀了上师。之后,他又怕上师的亲戚们报复,便一把火烧了房子,上师一家十口人全部死于他亲手制造的火灾下。他还毁坏过一尊文殊菩萨像,同时指使他人破坏十万尊金佛像。临终时,也没有人为他超度。死后,他的族人为了争夺他的财产,发生了流血争斗,罪孽深重啊!”

 

阎罗法王抛下一块鳞文板,说:“把他打入金刚地狱,直到轮回空尽为止。”

 

接着来了一个背药袋的人。夏那木格阎王问他:“大夫,你有什么善什么恶?如实向本阎王禀告吧!”

 

大夫说:“阎王陛下,我在世间,勤于行善,远离恶业。”

 

鹿头狱卒给他照了镜子,说道:“你怎么能显摆善业,暗藏罪恶呢?你偷过邻居老太太家的黄牛,你又仅在一个早晨宰杀了五头猪。不过,为净恶业,你植树了大量的经幡。你去观世音身边吧!”大夫向一条白色的“阿”字形道路走去。

 

一个后颈上插着白色小旗的人来到阎王面前。阎王说:“你是念足了一亿遍六字真言的人,去观世音身边吧!”说完,那人也朝一条白色“阿”字形的路走去。

 

然后,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。阎王说:“你造了许多罪业,但你修持《金刚经》和《文武断除地狱》为本尊,所以你还是可以去极乐世界!”那人也朝一条白色的“阿”字形的路走去。

 

一个女子到来。阎王说:“你是喜欢行善法的人,去极乐世界吧!”那女子也沿着一条白色“阿”字形的路走了。

 

来了一位老太太。阎王说:“老太太,你修持八关斋戒为本尊,去智慧空行尼俱喜比丘身边吧!”老太太乘着一条白色“阿”字形的路走了。

 

又来了一个老太太。阎王说:“你以供灯为本尊,去极乐世界吧!”这个老太太也从一条白色“阿”字形的路走了。

 

接着来了一个人。阎王说:“你修持《贤劫经》为本尊,去极乐世界吧!”那人同样乘一条白色的“阿”字形的路走了。

 

来了一个老头。阎王说:“你以印造佛像小泥塔和手摇经筒为本尊,去极乐世界吧!”老头也通过一条白色“阿”字形的路走了。

 

一个年轻的僧人来到阎王身边。阎王说:“僧,你修持《药师佛》、《普贤行愿品》、《极乐愿文》、《菩提愿文》、《二十一度经》等为本尊,去极乐世界吧!”说完,僧人也走进一条白色的“阿”字形路。

 

来了一个老太太。阎王说:“你在人间实行过大量放生,去极乐世界吧!”老太太去了一条白色的“阿”字形路。

 

接着来了一个年老的僧人。阎王说:“你在石头和木头上雕刻六字真言,清理路障,帮助别人架石桥和修木桥,去极乐世界吧!”老僧也去了白色的“阿”字形路。

 

一个上师摸样的人来到阎王身边。阎王说:“你常常诽谤经幡没有功德,你去金刚地狱吧!”那个上师头朝地下,往下方一条黑色路走了。

 

又一个老太太到了。阎王说:“你在世间,给鱼和蚂蚁喂食,收留流浪的狗。去极乐世界吧!”

 

接着一个上师到来,阎王说:“上师,你错误地理解空性的真义,去地狱吧!”上师头朝地下,被狗头狱卒带入一条下堕的路。

 

一位扎着禅定带的僧人来到阎王面前,阎王说:“你是蔑视因果报应的人,去地狱吧!”僧人头朝地下,被狼头狱卒带入一条黑色的路。

 

一个背着药袋的人来了。阎王说:“你误诊误治,去地狱吧!”那人头朝地下,被夏那目噶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子来了。阎王说:“你做圆光占卜,修持过许多夺取众生性命的法术。去地狱吧!”女子头朝地下,被狐头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一个穿着黑色氆氇的人来了。阎王说:“狡猾奸诈,做买卖短斤缺两去地狱吧!”那人头朝大地,被狐头狱卒带向一条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个女人。阎王说:“你是个卖酒女,去地狱吧!”这女人被虎头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又来一个女人。阎王说:“你是一个妓女,诱骗过许多人。去地狱吧!”她头朝下,被狗熊头狱卒带到黑色的路。

 

接着来了个僧人。阎王说:“你与妓女有染,去地狱吧!”僧人头顶地,被熊头狱卒带走,进入一条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两个在家人。阎王说:“你们是烧炭的,去剑轮地狱吧!”他们也头顶地,被猪头狱卒和马头狱卒带入一条黑路。

 

来了一个独眼人。阎王说:“你会算术、打卦和相地,去地狱吧!”他头顶地,被狮头狱卒带入黑路。

 

接着来了一个在家人。阎王说:“你是制造弓箭和铁器的人,去地狱吧!”他头顶地,被鹰头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又来了一个人。阎王说:“你是捕鱼、捕猎、杀猪的人,去地狱吧!”他头顶地,被鹰头狱卒带进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一个笨波僧。阎王说:“你施厌胜术、放咒、降冰雹、去地狱吧!”他头顶地,被狮头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一个女人。阎王说:“你是施毒女,去地狱吧!”她头顶地,被老鸦狱卒带头进入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一个僧人。阎王说:“派你去做一个圆寂复魂师,你却妄语欺骗人们,下地狱去吧!”他和前面的人一样,头顶地,被蛇头狱卒套上蛇绳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来了一个新娘模样的女人。阎王说:“你在世间,破坏了一个殊胜修士的戒律,去饿鬼地狱吧!”她头顶地,被豹头狱卒带入黑色的路。

 

一个上师摸样的人战战兢兢地到来,右边跟着俱生的神,左边跟着同行的魔,数不清的狱卒绕在他身边。阎王问:“僧,你如何供养上师三宝?你如何建造如来所依?你如何诵读如来佛经?你如何修持内外甚深仪轨?你念修了哪些密咒?你如何侍奉僧众?你如何供养护法?你如何施舍鬼魅?你做了多少佛像小泥塔、水施?你又修了几条路几座桥?念了多少六字真言?几次会供宴请乡民?如何施舍和救济贫困与弱者?又如何施舍鱼和蚂蚁?总之,你做了多少善业功德?说吧!”

 

上师禁不住瑟瑟发抖,无言以对。同行的黑魔说:“阎王陛下,请听我禀报。在世间,这是一位名不副实的上师,没有植过丝毫善根,仅做十恶。他用上师的名义,拿人钱财答应为死者超度,却修厌胜、放咒和冰雹,挑起争端。拿死者的信财去迎娶新娘。”

 

俱生神抢着反驳:“阎王陛下,请你放此人回世间吧。他前世没有修行善法,是因为不知道真的有阎王您。不是明知有您而藐视您,请您放他回去吧!保证从此只行善不作恶。”

 

可惜这个人没有一颗象征善业的白色石子,只有代表恶业的黑色石子。

 

阎王说:“在世间,做女儿的绝不会抓住父亲的虎牙不放。我是明辨善恶是非的阎王,绝不会把罪人安置到善趣,也不会放逐善人入恶趣,”

 

阎王边查阅记录善恶的文薄边说:“同行的魔说得没错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给那上师照了照镜子,也说:“是的,陛下,同行魔说的是真话,他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。”

 

猴头狱卒用秤来度量善恶轻重,没有一颗为善的白色石子,为恶的黑石子却高高翘起。猴头狱卒说:“啊!同行魔说得对,他是一个造恶的罪人,是世间僧众中的败类。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说:“把这个败类抛入对扣的烊铜水铜锅中,关押三亿年,出来时投身青蛙吧。”

 

狱卒们押着他,箭一样消失在黑色的路上。

 

又来了一个上师,阎王问:“在世间,你行了和善?造了何恶?如实说吧。”

 

上师向阎王汇报:“我在世间,精进善业,远离十恶,建造如来佛像,雕塑金佛像,绘制唐卡,抄写、修诵以《甘珠尔》、《丹珠尔》为主的佛经,修持各种精神的佛法仪轨,为护法和鬼魅供施了许多食子,印造过许多佛像小泥塔,作了许多水施,捐资修建了多座桥梁,常常给鱼和蚂蚁喂食。至于恶,没有丝毫可计。”

 

同行的魔和俱生的神在旁边计算善恶的石子,的确没有一颗黑色的石子,白色的石子却堆得象山丘一样高。阎王令狱卒查看文薄。

 

狱卒报告:“上师自己说的属实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照了照镜子,也说:“除了善以外,没有一丁点儿恶业,所说如实。”

 

猴头狱卒过秤,说:“这上师只有善,没有恶,所说均属实。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说:“送上师到西方极乐世界吧!”上师乘着一条白色的路,向上方走去。

 

来了一个在家人。阎王说:“你在世间,有何善和恶?”

 

那人回答:“阎王陛下,我在世间,上供如来三宝,宴请僧众,下施穷人,新建、修缮桥梁和道路。承担佛法讲解和灌顶的施主,多次阻止了部落乡邻之间的斗殴。请人念了许多六字真言,自己也念了许多。举行过多次会供法会。还为许多禅居山林的大禅师供养了食物和衣服。如此等等,广行自利和利他的善事。”

 

同行的魔和俱生的神在旁边数黑白石子,没有一个黑石子,白色的石子到是堆积如山。阎王看着文薄说:“此人说的都属实,他做人做得毫无惭愧。”

 

猴头狱卒过秤,说:“的确都是实话。没有黑子,白子远远高出,作为一个人,确实不必汗颜。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说:“你去印度,投身为转轮圣王吧!”那人成一条黄色的路走了。

 

又来了个在家人,阎王问:“你在世时,有什么善有什么恶?说吧!”

 

那人哑口无言。旁边的同行魔和俱生神在数石子,黑石子堆积如山,却没有芥粒那么小的白石子。同行魔说:“阎王陛下,此人在世间,不听善知识们‘莫作恶,作恶入地狱’的教诲,反过来诽谤善知识,说他们是‘胡说八道’。他妄杀生命,还说‘半身是空,半身已埋入土石堆里,死后还会被焚烧,灵魂消失了,哪里会有什么地狱’。他说僧众是骗子,从不行善,反而作恶多端,是一个罪孽极重的人。”

 

阎王边翻阅文薄,边说:“此人罪孽深重,同行魔说的完全属实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照了镜子,也说此人罪孽深重。猴头狱卒用秤测量,同样说此人罪孽深重,没有一丝一毫的善业。

 

阎王画了符,宣判:“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中的无间地狱,九百九十万年不得解脱。解脱时投身为蛇。”狱卒们押着此人箭一般离去。

 

来了个笨波僧。阎王问:“笨波,你在时间做了多少白色十善业?造了多少黑色十恶业?”

 

笨波僧回答:“阎王陛下,请听我说,我在世间,是一个行十善的笨波僧,没有造过什么恶业。建造过如来身语意依止,供养过如来佛众,也宴请过僧人,印造了一卷《金刚经》,抄写了《大元经》(笨波般若经)、《甘珠尔》、《经藏》、《桥秋经》、《贤劫经》、《遍胜经》、《解脱经》和许多密咒,担任过多场讲经和灌顶法会的施主。念诵和抄写了所有丹巴协饶(笨波教祖师)宣说的经文,用金汁抄写和念诵了《般若经》。并且请人修诵了大量的六字真言。请笨波和佛教的僧人修了许多内外仪轨。印造过佛像小泥塔,做过水施,架过桥,修过路,布施穷人,给鱼和蚂蚁喂食等等,做了许多善事。”

 

俱生神和同行魔在旁边数善恶黑白石,只见全是堆积如山的白石子,却没有一个黑石子。

 

阎王翻阅着文薄说:“笨波说得不错,他无需汗颜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照了镜子,也说:“笨波无需羞愧,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

猴头狱卒过了秤,同样说:“白石子多如山,没有黑石子。笨波的确不必羞愧。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说:“去极乐世界吧!”笨波沿着一条白色的路走了。

 

接着一个笨波咒师来到阎王面前。阎王说:“笨波你在世间,行了什么样的善?戒了什么样的恶?”

 

笨波咒师簌簌发抖,不敢说话。同行魔和俱生神在分算善恶的黑白石子,不见一颗为善的白石子,黑色恶业的石子却堆成了山王。

 

同行魔说:“阎王陛下,请听我说,他在世间修持曜星为本尊,修厌胜、放咒和冰雹,收毒为费用,食热肉,喝热血,穿鲜皮,以女人为坐垫……,所做恶事难以计算。”

 

阎王翻阅文薄,说:“同行魔说得没错,这个人是极大恶人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照了业镜,说:“的确是恶重之人,同行魔说得对。”

 

猴头狱卒用秤来衡量善恶轻重,也说:“是恶重之人。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说:“把笨波咒师打入十八层无间地狱,一亿年不能解脱。解脱后投身愚昧的旁生世界,再一亿年不能解脱。解脱后,投生非人阿修罗的战争世界,做一名管家。”

 

一个老人和一只青蛙来到阎王面前。青蛙相阎王苦诉:“阎王陛下,我参加法会听法,这老头儿来了,坐在我身上,把我给压死了。请问如何判决?”

 

老人对阎王说:“阎王陛下,我带着发心去参加法会。没有看见青蛙,请问如何判决?”

 

阎王翻阅文薄后说:“老人和青蛙都是带着发心去法会现场,目的是听法,二者都没有错。你们都去人间投胎,成为有缘修法的人吧!”

 

阎王在鳞文板上画了符,老人和青蛙从一条白色的路离去。

 

一个女人来到阎王身边,阎王问:“你在世间,有多少白色的善,多少黑色的恶?”那女人全身哆嗦,难以启齿。俱生神和同行魔正替她计算善恶的黑白石子,黑白石子各占一半。阎王一边翻阅善恶文薄,一边说:“这女子善恶等量。”

 

狮头狱卒照过镜子,也说:“善恶相等。”

 

阎王画了符,然后说:“待这女子清净了罪业,在去极乐世界吧!”那女子朝一条红色的路走去。

 

象这样,有数不清的人来到阎王面前,接受善恶审判,以上列举的只是其中一二。

 

转眼我来到很大的烧铁地狱,狗头狱卒把一块巨大的磐石压在我的腰上,我感觉我的要就快折断了。 

电脑上扫描,微信中长按二维码,添加无量光慈善公众号

手机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    回上一页

温馨提示: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,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!

 


手机学佛网

Shou Ji Xue Fo Wang

http://www.sjxfw.net